新華社烏魯木齊6月8日電(記者 符曉波)眼前這個1988年出生的女孩,戴大框眼鏡、穿格子襯衣、背卡通熊貓書包、講話有點廣東腔,卻喜歡跟別人介紹自己是“新疆媳婦”。她是廣東女孩馮卓怡,新疆的朋友們都叫她“卓瑪古麗”。
      作為廣東省首批大學生志願服務西部計劃志願者,馮卓怡2011年從廣州來到喀什,從此與新疆結下不解之緣。
      到新疆:趁著年輕,多做“傻事”
      和新疆結緣,始於2011年。那時馮卓怡23歲,剛剛從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畢業。拿到保送本校研究生資格的她,瞭解到“大學生志願服務西部計劃”,帶著熱血,響應號召“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”。
      “家人希望我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可我當時想,我還年輕,能折騰,即使此行一無所獲還可以從頭開始。”面對眾人的不理解,馮卓怡只在QQ空間里留下了一句“趁著年輕,多做傻事”。
      做足了吃苦的打算,歷時近一周,馮卓怡和志願者小伙伴們輾轉從廣州經鄭州、烏魯木齊,最終來到南疆喀什。
      馮卓怡把自己定義為“一個不典型的廣東人”:個子高、愛吃肉、口味重。“沒想到我來了新疆覺得特別適應,這兒四季分明,當地人淳樸善良,羊肉也好吃,最重要的是氣候乾燥不長痘痘!”馮卓怡說。
      樂觀的馮卓怡回憶起在喀什的日子滿是快樂∩好朋友卡拉買提卻知道這個“女漢子”背後的小脆弱。“我們一路坐火車硬座來到喀什,落腳後住在一個沒有電、沒有水的宿舍里。從廣州到喀什,每個人的心理落差都有十萬八千里。那是我第一次看見她掉眼淚。”卡拉買提說,“但是她適應能力很乾沉得住氣,從來不抱怨,很快就進入了志願者的工作狀態。”
      馮卓怡說:“腳踩在喀什的土地上才發現她的美。第一次看見高臺民居,發現裡面蘊含著豐富多彩的民族文化。從那時起,我學會少說話,多觀察。”
      留新疆:乾點事情回報新疆
      來新疆之前,馮卓怡一直認為“新疆需要我”,卻沒有想到新疆帶給她的感動更多。“服務不是單方面的,服務西部的同時,西部也教會我們很多。從另一個側面看,西部不正‘服務’著我們的人生,讓我們的生命變得更加豐盈嗎”她說。
      為了讓自己更快更好地融入當地生活,馮卓怡喜歡跟當地維吾爾族朋友逛巴扎。符合胃口的民族小吃最先俘獲了她的“芳心”,她常跟朋友卡拉買提去當地維吾爾族人開的店里吃東西,跟他們學維語。
      “她發自內心地想要瞭解和接觸少數民族的風俗文化,也喜歡跟當地的維吾爾族交朋友。現在她可以用地道的維吾爾語跟老闆交流點餐了。”卡拉買提說,當地的維吾爾族朋友給她取了一個響亮的新疆名字“卓瑪古麗”。
      和馮卓怡共事的同事邵華說:“馮卓怡熱愛生活,她用相機把喀什拍得很美。在她的QQ空間,有很多關於新疆的照片和文字,她通過自己所見所聞給外地的朋友講真實的新疆。”
      志願服務期結束後,是去是留馮卓怡的心裡早已有了答案。“我在這裡結識很多朋友。我想留下來做點事情,更好地發揮自己的價值。”她說。
      跟家人溝通後,馮卓怡決定留在新疆。她告訴爸媽“如果我能解決個人問題,你們就放心,我就不回去了”。“我的擇偶標準是,找一個軍人,家是新疆的,這樣即使他轉業了我們也不離開新疆。”馮卓怡說。馮卓怡很快結識了現在的丈夫周南,一位喀什軍人,實現了成為“新疆媳婦”的夢想。
      2013年,志願服務期結束時,馮卓怡為了留在新疆,以綜合成績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烏魯木齊公務員。離開喀什,馮卓怡很捨不得。
      返南疆:不是每朵花都要長成玫瑰才漂亮
      來到烏魯木齊,工作環境和待遇要比在南疆喀什好很多。但是,由於接連發生的暴恐案件,馮卓怡的親戚朋友不止一次勸說讓她離開。
      馮卓怡淡定之餘還是有些沮喪:“我平時給大家介紹新疆的各種美,各種好,一旦出了惡性事件,就讓我覺得前面的證明宣傳都白費口舌了。”
      於是,她向組織遞交了申請重返喀什工作的志願書。馮卓怡告訴記者:“我所做的就是想打破外界對新疆固化的印象,可只是說說也覺得蒼白,於是我決定申請回到南疆喀什去,用實際行動來證明我所說的。”
      很多人對她做出重返南疆喀什的決定不理解,但馮卓怡認為,她的決定和千千萬萬青年的選擇一樣普通。“有人選擇在東部發達城市打拼,有人選擇在西部邊疆奉獻,這都是實現自己價值的渠道。不是每朵花都要長成玫瑰才漂亮嘛。”
      馮卓怡說,新疆是一個有前景的大舞臺,她不僅要見證新疆的發展,也希望通過自己的力量參與新疆的發展。  (原標題:從廣東姑娘到新疆古麗——大學生志願者與新疆之緣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傢俱

tg72tgcsx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